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海军壮烈殉国的只有少数大部分是自杀

发布日期:2022-08-09 07:14   来源:未知   阅读:

  当时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海军,在整个甲午战争中的表现不仅大失水准,而且,除少数高级军官真正战死疆场、壮烈殉国外,相当一部分人,包括北洋海军的最高指挥官海军提督丁汝昌、“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等一些海军主要将领,最后都选择了“吞食鸦片”的方式自杀。这种军人中颇为罕见的自杀方式,给这些北洋海军主要将领的死亡,多少染上了一丝异样的色彩。

  在北洋海军被日本海陆军包围在威海卫军港的最后关头,丁汝昌先在投降书上加盖了提督的大印,并派人前去办理具体的投降事宜,然后吞食鸦片自杀。

  从这种“自杀成癖”现象,衍生出来一个更深层的话题:中国文化对待这一类敢于自裁的历史人物的宽容态度。由于中国的传统一向以死者为大,因此,只要人不怕死,就可能成为“忠臣”和“烈士”,获得后人的旌表和赞扬,所谓“文死谏,武死战”是也。而一旦真的“殉节”,这个人在生前究竟为国家做了哪些有价值的事情等等,也就一律成了次要问题,即使有些负面信息,也因“为死者讳”统统不再提及了。在这种文化定势之下,“平时袖手谈心性,战时一死报君恩”,就成了一些饱食终日的士大夫的拿手好戏。因此,每当国破家亡之际,必然是一个“自杀殉节”的高峰期,跳河的、上吊的、吞金的、撞墙的,花样百出,林林总总,实在让人叹为观止。唯独缺少的是那些迎难而上,拼命硬干,以一人之力而力挽狂澜者。

  俗语云:“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国家辛辛苦苦培养了一批所谓的“栋梁”之才,实在是指望他们能够在危难时节力撑时局,使国家转危为安,并不是希望他们一逢事就玩“自杀秀”,一死了之。事实上,北洋海军将领们的“自杀殉国”,充其量只能为自己赢得个“不怕死”的名声,殉自己倒也罢了,“殉国”是怎么也谈不上的。不但谈不上“殉国”,更是一种对国家极为不负责任的表现。于国事而言,根本就是毫无价值和意义的行为。

  直到现在为止,类似北洋海军的这些一死遮百丑的将领仍然还被我们的一些人所景仰着,其中有些人更是不明不白地被捧成了“民族英雄”。

  丁汝昌到现在为止仍然在威海刘公岛的甲午战争纪念馆里,享受着万人景仰的礼遇。其实,他对整个北洋海军的最终失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丁汝昌任水师提督之后,难改其贪婪的本性。不仅在威海置办房产,出租以赢利,还在家里蓄养歌妓,生活上骄奢淫逸,甚至和部下刘步蟾共争一妓。在这样一个“外行加贪吏”的指挥官的领导下,舰队平常训练基本上是虚应上级,每逢军事演习,辄预先设定标靶,以便弄出些“百发百中”的喜剧效果,好向上级请功。别看演习不玩真的,从朝鲜走私人参和利用军舰私下载客,可是非常积极,极为普遍的。各舰官兵更是把各种制度置于脑后,大多数军官都违反过不得随意离开军舰的规定上岸过夜;水兵上岸更是视嫖娼、吸食鸦片和斗殴为家常便饭,以至于由于北洋海军的驻节,导致了烟台、威海等地娼妓业的空前发展。而从英国、德国等国购回的军舰则缺乏保养,很快丧失了应有的战斗力。把一支本来朝气蓬勃、被世界各国所看好,并寄予了大清国无限希望的强大舰队,弄到了这般腐败堕落的地步,丁汝昌岂能推脱干系?